当前位置 >> 主页 > 118开奖现场直播 >
郑渊洁励志故事白姐网
日期:2020-01-30

  学校作业,收集人物素材,如果有他身上的不是励志故事,但能用做作文材料的也行,要求主题突出,积极向上 100~200字 3Q3Q3Q3Q```

 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,搜索相关资料。也可直接点“搜索资料”搜索整个问题。

  郑渊洁,1955年出生于河北一个军官家庭。其父原籍山西浮山。其母原籍浙江绍兴。祖父和外祖父都是医生。在北京长大。小学四年级时文革爆发,从此辍学。

  后来,他就跟父母从北京到河南去一个个“五七”干校。“五七”干校的军人看这些孩子没学可上,就自发组织了一个干校的子弟小学。而他学生时期只读到小学四年级,因为一篇作文《早起的虫子被鸟吃》而被开除。小学肄业。爸爸安慰他:“没事,小子,我回家自己教你。”

  郑渊洁的教育方式另类得很著名:儿子从小就直呼父亲的名字,小学毕业就辍学,完全由父亲在家展开私塾式教育。郑亚旗8岁时,郑渊洁就给他“打预防针”:“18岁前,你要什么我给你什么,18岁之后,我就不管你了,而是我要什么你给我什么。”

  郑亚旗认同郑渊洁的一句话:“人活着不就是经历?你以后就算找不到工作当作家了,你也有与别人不一样的视角,能比别人写得好。”

  小学六年级毕业,郑亚旗实在无法适应现行的应试教育体系,郑渊洁二话不说便将儿子领回家中,并自编了10套教材,在家展开私塾式的“定制教育”;儿子18岁时,郑渊洁二话不说将之推向社会,说是今后要自食其力。

  迄今,“只有小学毕业证”的郑亚旗,成功地将父亲的知识产权经营成一个收入过亿的文化品牌。

  郑渊洁认为,孩子适合什么样的教育就让他接受什么样的教育。与郑亚旗相反,郑渊洁的小女儿喜欢上学,郑渊洁就让她上学,说要供她读到博士。

  11月2日,著名作家、“童话大王”郑渊洁通过新浪微博举报称,“成都皮皮鲁网络科技有限公司”未经授权擅自使用原创知名文学角色“皮皮鲁”作为企业名称。

  郑渊洁在微博上称,白姐网!此公司未经授权擅自使用郑渊洁原创的知名文学角色“皮皮鲁”作为不适宜的企业名称,违反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反不正当竞争法》第二章第六条和《中华人民共和国企业名称登记管理实施办法》第三十九条,侵犯了郑渊洁的在先权益,对合作者和消费者造成欺骗或误解。

  敬请四川省市场监督管理局、成都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和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依法行政予以纠正,制止不正当竞争行为。

  在2014年获得国家商标评审委员会的承认后,郑渊洁开始了他的商标维权之路。这次举报对他而言早已驾轻就熟。

  郑渊洁还在微博上“晒”出了他的商号维权成果:从今年5月至今一共多达20余起案例,范围遍布全国各地,绝大多数的当地市场监督管理局都在十来天内迅速处理,责令改名或注销商标。

  郑渊洁从1981年起,创立了皮皮鲁、鲁鲁西、舒克和贝塔等一系列文学角色。以皮皮鲁等文学角色为主角的郑渊洁童线亿册。

  由于这些具有高知名度的文学角色影响力巨大,一些商家恶意抢注商标,按照郑渊洁的说法,皮皮鲁、鲁鲁西、舒克和贝塔等文学角色一共被抢注了191个注册商标。

  “可能是我没上大学的缘故吧,一位知名大学教授嘲笑我,咱们这儿有人不知天高地厚,一个人写一本月刊,他说如果我能够写两年,他就把名字倒着写。”

  一次他和崔永元喝啤酒,两杯下肚,崔永元说,我能不能也写几篇登上,郑渊洁说,绝对不行。迄今为止,《童线亿册,而郑渊洁创作的皮皮鲁、鲁西西、舒克和贝塔、罗克等经典童话人物,更是陪伴了无数读者成长。

  2005年5月10日,北京大学特地为《童线岁生日举行了隆重的生日庆典对梦想的坚持和勇气,让郑渊洁扬眉吐气。2009年,郑渊洁以2000万的年度版税收入,荣登“第四届中国作家富豪榜”首富宝座,成为公众津津乐道的热门话题。

  一年后,青海玉树发生地震,郑渊洁慷慨解囊,向灾区捐款100万元人民币,用于灾后重建小学新校园

  中国的童线年创办的《童话大王》月刊,专门刊登郑渊洁一个人的作品。1988年最高时发行量超过100万册每月。

  郑渊洁所出版书刊正版总印数已逾亿册。1991年,台湾《童话大王~郑渊洁作品月刊》创刊。1992年创办了郑渊洁少儿用品开发有限公司。

  1993年当选首届北京市十大杰出青年。从2002年1月起,大陆的《童话大王》不再刊登他的新作品,长篇小说《鬼车》未在《童话大王》上刊登完,而郑渊洁许诺的长篇小说《仇象》更是未按期刊登。引起很多读者的不满。

  但是郑渊洁也在多种场合表示这样并非出于自愿。然而自2004年7月起,《童话大王》重新刊登郑渊洁的新作,但是依旧没有能够刊登在2002年停止连载的长篇小说《鬼车》。

  “别人都说怎么你创业都离不开你爸,办《皮皮鲁画报》,开“皮皮鲁讲堂”,其实都是靠你老子给你写稿给你讲课。别人怎么评价我不管,我只知道如果有个金饭碗你却要因为所谓的‘骨气’‘面子’把它废弃在一旁,才是蠢事。”

  2004年9月,时任报社技术部主任的郑亚旗接到他爹郑渊洁的电话。放下电话,隐藏身世低调了四年的他决定玩一把高调的辞职。

  “你辞职后干什么啊?”同事很关心。“我要做一本杂志,《皮皮鲁画册》。”“那不是要郑渊洁的授权才行吗?”郑亚旗头也不抬,就把第一枚炸弹扔出来:“我已经拿到了。”果然引来一片惊呼声:“你太牛了!连郑渊洁的授权都能拿到!”

  技术部死样的安静。直到他收拾好东西走出办公室,才听见身后的爆炸效果:“靠!他竟然是郑渊洁的儿子!”

  “郑渊洁很容易满足,十年了就在一家出版社出自己的书,觉得一年有个百万册的版税就够了。他甚至说读者们背着爹妈偷偷看自己的童话书,才最让自己有感觉。”郑渊洁的这些“恶习”实在让郑亚旗看不下去,《哈里·波特》算什么?郑渊洁的书比它好多了!可人家包装策划销售得多好。我就不信重新包装后的皮皮鲁和鲁西西胜不了那个戴眼睛的魔法师。

  所以郑亚旗正大光明把创业的重心放在他爹身上。第一份实业是2005年1月面世的《皮皮鲁画册》,漫画版的郑渊洁童话。这事他从十一二岁起就游说对方,可思想前卫的郑渊洁楞是在文字和漫画间挣扎了十年。直到当年的读者都成了政府官员、还特地打来电话提出类似建议时,五十出头的“童话大王”才下了决心。此时他终于想起儿子似乎在十年间反复提起过此事:这活儿就承包给你郑亚旗了。

  郑渊洁特守信,从不拖稿,但也反感对方拖稿费,哪怕迟了一天发稿费,他也会六亲不认中止合作关系。郑亚旗自然不会去犯这忌。不延误稿费的合同固然让郑渊洁开心,可写了20年的童话,还从没哪个主编编辑敢毙他的稿子,儿子却一遍又一遍把他的稿子打回来。“你看看,你的文字根本没有一点画面感,你让别人怎么画?”《皮皮鲁画册》惟一的主编郑亚旗板着脸训斥编辑部惟一的文字作者郑渊洁。

  连续被枪毙多次,当爹的终于发作了文人臭脾气:“再枪毙,你就不怕我不给你写了!”主编回头在卷堆里翻了翻,拎出存底的合同:“有合同在。而且你敢吗?”

  我不敢。郑渊洁在心里哀号,然后自我安慰:我不吃亏,文字版,漫画版,以后再出书了,我就可以拿三份版权费嘛。

  “我没上过幼儿园,在进小学前接受的都是郑渊洁的‘爱和平等’启蒙教育。上学了看到老师因为学生没有带课本就说他们长大了只配吃大便,觉得很震惊。所以我的‘叛逆’其实是郑渊洁的胜利,他先下手为强,所以打败了传统教育观。”

  1984年,两岁的郑亚旗拥有了当时梦寐以求的交通工具——一辆幼儿两轮自行车。两岁的孩子对当爹的充满敬畏和崇拜,所以交通工具都要向当爹的看齐——至少这辆自行车和郑渊洁的摩托车看起来都一样,都是两轮。

  郑渊洁的摩托车每天都要加油,“你这是干什么?”儿子第一次见到加油的情景,很是惊奇。“这是给车喂饭。”这个理由很有想象力,并且具有延展性。郑亚旗在得到自行车后,把这个动作照搬到爱车身上:每天一杯的牛奶,会有半杯都倒在自行车上。

  给爱车奢侈地喂了几个月的牛奶后,两轮车被郑渊洁主动升级成豪华四轮“敞篷车”:“这车有超级发动机,不用吃饭的。”没有训斥,也没有阻止,郑渊洁觉得维护儿子的想象力比什么都重要。

  “人活着要有尊严,要懂得爱和自由。”为了证明这一点,郑渊洁以一己之力和小学教育对抗。

  郑亚旗念的是重点小学,班主任是优秀教师,年年期末考试都会漏题给学生。为了分数漏题与分数是最不重要的东西,这显然是一对矛盾体。郑亚旗回到家找郑渊洁释疑问:“你说老师漏题对吗?”“不对,那是作弊。”当爹的自然捍卫自己那套理念。“既然不对,那你告诉校长去。”“我不敢。”当爹的示弱了:儿子在学校一天,就是人家手里的人质一天,万一老师让全班同学孤立他,郑亚旗就被毁了。

  但郑渊洁也总能找到小小反抗一把的机会。他研究儿子的课程表,如果觉得哪天的课无聊了,便写张请假条带儿子出去玩。逃课是不对的。郑亚旗有些底气不足地反对当爹的提议,却得到一个狡黠地安慰:“我们这不是逃课,叫‘罢课’。”

  小学毕业考试时,郑渊洁终于找到出泄题恶气的契机——他不敢去告校长,可他能带着儿子考低分。

  班主任提前把区里的升学统考卷子发给学生。郑渊洁和郑亚旗一起分析哪道题大概会有多少分。正式上考场时,郑亚旗按照分析的结果故意考了一个62分,拖全班的平均分。

  考完试第二天,郑渊洁征求郑亚旗意见:咱退学。儿子点点头,当爹的拉着他回家了。

  这和郑渊洁的童话故事结尾截然不同:当全班同学都变成听话的兔子以后,穿着厚厚兔子衣服的皮皮鲁终于在诚心祈祷之下被同化成了兔子。“老虎都是一只一只,绵羊才是一群一群。”而被郑渊洁脱了兔子衣服的郑亚旗只能当老虎了。

  “小学二年级,他就告诉我:18岁前,你要啥有有啥,18岁后,你要啥没啥,还得养我。现在,我是他老板,是他的合作伙伴,我要给他发工资,这样也挺好嘛。18岁前他是我老子,他说了算,可18岁后,他还得被我改造呢。”

  给儿子办理退学手续时,郑渊洁的想法很简单:如果自己教育郑亚旗失败了,还有他老子在,他还可以像他老子一样当作家。

  郑亚旗的中学教育从每天下午开始,三节课。主要科目是郑渊洁亲自编写的《郑家菜》,参考了从小学到高中的十部标准教材。次要科目包括法制课《皮皮鲁和419宗罪》,创新和怀疑课《脚踏实地目空一切的贝塔》、哲学课《鲁西西和苏格拉底对话录》、性知识课《你从哪里来,我的朋友》、道德课《罗克为什么不是狼心狗肺》、安全自救课《再送你100条命》等等。而考试,是郑亚旗自己设计的一张卷子。如果他能用这份卷子考倒郑渊洁,便是考试合格了。

  三年后,郑亚旗毕业了。他开始为郑渊洁布置的另一项考试做准备:最高学历是小学文凭的郑亚旗将在18岁那天独自生存。

  生存的资本不是文凭说了算。15岁和人搞网站建设,接一笔单就是四万块钱,第一桶金赚了多少,郑亚旗自己都说不清,“反正很多。”16岁一领到身份证,郑亚旗就拿着借条找他爹借钱:“借我十万,我要去炒股。”你才16岁,懂什么叫炒股吗?万一亏了,你拿什么赔我?当爹的一保守,必然要遭到郑亚旗的鄙视:“你这叫投资知道不?你现在不肯投资,以后老了我拿什么养你?”

  炒股的过程被郑渊洁讽刺了几句:“他就是老太太炒股,胆子小,赚点就还,第一次才赚了1000块钱,马上就还给我。”但债务人终于赶在独立日前还清了十万元欠款还赚了一笔。如此,虽然工作一时半会落实不了——北京户口+小学文凭?招聘单位拿看火星人的眼神仰视他;虽然最窘迫时还在超市搬过鸡蛋,一箱挣五毛钱,但租郑渊洁房用他家水电气的费用不用愁了。

  几个月后,18岁的郑亚旗在报社技术部上班了,再几个月后升了总监,又一年后升主任。站稳了脚,郑亚旗有实力去教育当爹的了。儿子玩电脑十多年,可他爹竟然还坚持用笔和纸来写作,耻辱!“你怎么不试试用电脑写作,环保,省时,再开个博客,交流起来也方便。”他撺掇郑渊洁先习惯用电脑码字,然后习惯上网,然后习惯每天更新博客,定时更新个人网站内容,最后,他怂恿郑渊洁与电视媒体打交道,录节目、讲脱口秀。但最大的成功,当来自“皮皮鲁讲堂”的创办。

  2007年,郑渊洁去听了一堂作文辅导课,回家后很得意向儿子炫耀:“我决定开个作文班了,我以前给你写的教材比那些名师高多了,他们那也叫教孩子写作文?”

  郑亚旗的脸色略略有些发青:开个作文辅导班的事,我给你说过很多次了,可你总摆谱,觉得自己是文学家不是教育家,现在人家一堂40分钟的课就让你改变主意。郑渊洁老忽略我的远见计划、郑渊洁老被别人说服、郑渊洁太容易在“小打小闹”中满足……忍无可忍的郑亚旗当即拍板:“租胡同旮旯的小学教室办学?你名人朋友来了都会觉得掉档次!你郑渊洁讲课就得要最豪华的环境!租房子,就要交通方便、大气、能体现身价的现代城!”

  “那多贵啊!”童话大王忍不住肉痛。可当穿着儿子淘汰给他的八成新夹克,兜里同样来自儿子的二手手机,打开手提电脑——儿子用了才半年就折价卖他了,九折价格不商量。他站在讲台上得意地看用崇拜的眼光注视他的孩子和家长们,忍不住在心里得瑟:站现代城的教室里,感觉真是不一样!

  我总是忍不住试图要把郑亚旗和皮皮鲁挂上钩。郑渊洁写皮皮鲁时,儿子总是能在故事中看到自己的影子。因为郑渊洁总说:郑亚旗,帮我想个不一样的创意。那时的郑亚旗也总是很激动参与到创作过程:让我好好想几天。

  皮皮鲁的故事终结于小学,郑亚旗的人生也是从小学毕业的那天起180°大转弯。再出现在人前时,皮皮鲁是个科学家了,郑亚旗则成了他爹的“经纪人”,很认真经营郑渊洁这块金字招牌。皮皮鲁只是个故事,而郑亚旗才是现实。

  然后我又发现,皮皮鲁应该是两个人的影子:郑渊洁+郑亚旗。郑亚旗用童年书写了关于皮皮鲁童话的前半章,后半章那个长大了的皮皮鲁应该是越老越回归传统的郑渊洁的写照。他把自己的采访出版音像等权全班交给儿子,血浓于水的亲情超越了当初他提出的“18岁后我就不管你”的规划;他渴望有个孙子,送给儿子的成年礼物是一辆奥迪和一盒被扎了洞的安全套,甚至连孙子的名字都想好了,“就叫郑渊洁。”

  郑渊洁说自己是“自闭”,他评价自己的儿子:很好。当年让儿子退学时,他最大的担忧是儿子会不会患上同样的社交自闭症。还好,儿子顶多只是内向,郑亚旗的网友遍天下。

  郑亚旗认可了父亲的评价,只是这认可是针对那句“还好”还是“内向”,我不得而知,当被要求评价自己的成长方式时,他淡淡应了一句:这不具有可复制性,毕竟郑渊洁的儿子只有一个。

  皮皮鲁在童话之外长大,然后淡出了。他的女儿和他的妹妹、郑亚飞的“鲁西西之旅”才刚刚开始:她和鲁西西一样聪慧,但和郑渊洁一样叛逆,因为老爹说学校不好,于是她特别喜欢上学。

  展开全部郑渊洁,作家,慈善家,演讲家。国家民政部“中华慈善楷模奖”获得者。 一个人写一本月刊25年世界纪录保持者。皮皮鲁讲堂教师。2008年北京奥运会吉祥物评选委员会委员。2009年以2000万的版税收入,荣登2009中国作家富豪榜首富宝座。

  1955年出生于河北。1977年选择用母语写作作为谋生手段。是1985年创刊至今的《童话大王》半月刊的唯一撰稿人。

  《童话大王》是皮皮鲁、鲁西西、舒克、贝塔和罗克的家,创办20年来在海内外影响颇大,是中国发行量最大的纯文学月刊,月发行量最高时逾百万。这种由一人作品支撑的持续20年大发行量纯文学月刊在古今中外文学、出版史上尚无先例。《童话大王》是一本适合全家所有人阅读的刊物,老少咸宜。郑渊洁的作品被《童话大王》杂志垄断,其他任何报刊都没有郑渊洁作品。

  童话大王郑渊洁一说到他的成功,必然会提起他小时候母亲给他讲了七年的一个故事,这个故事也是一个童话:

  说是有一天,动物们正在野外玩耍,长颈鹿突然发现远处有洪水袭来,急忙通知大家快跑,动物们吓得赶紧逃命,一阵狂奔之后突然被前面一条大河拦住了去路,河中水流湍急,掉下去必死无疑,好在河上有两座桥,一座是宽阔的水泥大桥,足足有六个车道,一座是狭窄的独木桥,只有一根木头连接到河的对岸。动物们毫不犹豫的涌向大桥,只有一个动物没有跟他们抢,他选择了独木桥,它是一只小羊。其他所有的动物,什么狮子、大象、老虎、水牛...全都往大桥上挤,纵然有六个车道也被塞得不能动弹,最终大桥不堪重负,轰然倒塌,桥上的动物都被河水冲走了,唯独小羊独自安全的过了河。

  这个故事影响了郑渊洁一生,使他明白做事不能随波逐流,人云亦云,只有独辟蹊径才能成功。

  在郑渊洁决定参加高考的前夕,她母亲阻止了他,这次不是童话,是活生生的现实,他母亲说::“孩子,人生的成就如果用一百分来衡量,如果你得了七十分,你是大学生,别人看你就是七十分;如果你得了七十分,你是小学生,别人看你就是九十分”,这让郑渊洁一下子恍然大悟,毅然放弃了高考。

  郑渊洁的成功得益于母亲的启蒙和点拨,成功的思路就是能够正视自己、看清自己的优势和劣势。然后独辟蹊径,找到适合自己发挥长处的成功之路。

  小羊之所以选择独木桥,并不是它有先知,预感到大桥一定会塌,而是它知道自己挤不过狮子大象,如果硬挤,很可能被踩踏而死。而独木桥也刚好适合小羊的体重和个头,换成大象,走上去就会立刻把桥压断。如果郑渊洁不是中途辍学,而是一直成绩优异,纵使母亲再怎么劝阻,他也断然不会选择放弃高考。人生成败就在把握争与不争,善争与不善争之间的奥妙。善争者看似不争,实则独辟蹊径、暗渡陈昌,寻求成功的捷径。老子主张礼让天下,以其不争而争天下。整部《道德经》“不争”一词出现七次之多。郑渊洁正是悟出了这不争之争的玄妙才得以成功。不仅是郑渊洁,大多数成功人士,在争与不争之理上都是得道之人。

  不尚贤,使民不争。不贵难得之货,使民不为盗。不见可欲,使民心不乱。--《道德经3》

  善仁,言善信,正善治,事善能,动善时。夫唯不争,故无尤。--《道德经8》

  知道合伙人教育行家采纳数:3537获赞数:74259安徽工程大学社会工作专业,法学学士。安徽、河南等公务员考试、事业单位考试10次以上,面试5次以上。

  我是1977年开始写作的,1978年开始写童线年的时候,我生了郑亚旗,到1984年他就会走路了,那个时候我当工人,住在一个工厂的筒子楼里边,所有人做饭都要在楼道里面在自己的门口,架着那个煤气灶,都是用煤气罐,那郑亚旗第一次走路,蹒跚前行的时候,然后我就站在他的后面很担心。

  我以前住筒子楼没有觉得不适应,因为我当工人就是这么住过来的。但是当看到自己的孩子在走路的时候,两边都是那种高压锅,滋滋滋冒着气,跟炸弹似的,还有油锅,我就觉得自己好像不是一个好爸爸,我就想改变,我想我的孩子不可以在这样的环境下长大。

  1984年的时候我在不同的16个报刊上写《皮皮鲁和鲁西西》的连载,所以后来回家我就想,什么情况下这个杂志的发行量上去,就是我一个人的功劳。

  那我想只有一件事,就是这个杂志上只登我一个人的作品。如果这个发行量上去了那就全是我的功劳,我就可以跟出版商讨价还价了。这样呢,在我的努力下,1985年《童话大王》杂志就创刊了。因为那个时候有的媒体给我起了一个绰号叫“童话大王”。所以我们就把这本杂志命名为《童话大王》。

  两年以后它的印数就超过了100万(册),签合同的时候我就会跟对方说,我不要稿费,他们说公益呀,慈善呀。我说我要版税,他们说啥叫版税,我说这个非常科学,因为印数大,那么你们拿得多,我也拿得多,如果印数少,你们拿得少,我也拿得少。一荣俱荣,一损俱损。他们说那想想也挺科学的,然后这个合同就这么签了。

  说到这我就插进来一句话,要尽早获得财务自由。什么叫财务自由呢,就是从现在开始你躺在床上什么都不干了,你现有生活水平能继续保留一直延续到你的下一代,这就是财务自由。有了财务自由以后你嗓子里一定要有一句线岁之前必须具备,这句话就是,对不起先生们我不伺候了。

  我每天必须写6000字才能维持这个刊物的运转,那后来我就发现一件事情,我爸爸起床特别早,四点多钟他就看书写字。后来我想,我早晨四点半起床,对吧。然后我写到六点半,我可以写6000字,那这样把一天的事情干完以后我很轻松啊,无论如何这个《开讲啦》不会四点半录,对吧?如果他邀请我的话我就可以说,可以随便啊,反正我今天写完了。

  那么我就从1986年左右的时间,就是每天早上四点半起床,写到六点半,写6000字。一直到今天,天天如此。我觉得早晨把所有的,今天一天的事情干完了以后非常轻松。我就是全世界最闲的人。有时候说郑渊洁你一个人写一本杂志写了30年,你肯定是世界上最忙的人,可我真的是最闲的人。